绵延10余个朝代、持续1600多年,被称为“东方雕塑博物馆”
来源: 匿名 2019-11-23 14:15:11 热度:1501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38期,原文标题《麦积山石窟:在“东方雕塑博物馆”漫游》,严禁私自转载,侵权必究主笔/丘濂 摄影/蔡小川麦积山的中七佛阁特殊的麦积山今天从甘肃天水市前往麦积山石窟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8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原标题为“麦基山石窟:漫游在“东方雕塑博物馆”,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任何侵权行为都将受到起诉。

第一作者/秋莲摄影/蔡小川

麦基山中七佛亭

特殊的麦基山

今天,从甘肃省天水市到麦基石窟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由于道路维修,旅程的后半段相当颠簸,但它只是让人们想起祖先到达这里的困难。

1941年,当地学者冯郭蕊带着几个亲戚和同事正式访问了麦基山。他们特别选择在农历四月八日佛浴节之前出发,当时朝圣者蜂拥而至,以避免小偷的闯入。第一天他们住在离城市60英里的甘泉寺,第二天他们走到20英里外的麦基山。根据事先确定的分工,几个人对洞穴进行了编号,复制了铭文,并对环境进行了调查。冯郭蕊的侄子陈峰9岁。现在许多细节都被遗忘了,但他仍然记得成年人从麦基山回来时的兴奋,“不停地跳舞和说话”。正是那次访问让孤独的麦基石窟重新进入了中国人民的视野。

站在我们面前的麦基山在周围的青山中显得格外突出。“麦基”以其类似小麦垛的山状形状命名。它的北部与连绵起伏的秦岭相连,它的南部是一个没有植被的陡峭悬崖。20世纪80年代“喷锚加固”工程后,裸露的悬崖表面覆盖了一层10厘米厚的水泥,但仍模仿红色砾石的原始外观。142米高的悬崖上覆盖着像蜂巢一样密集的洞穴,其中大部分洞穴高度集中在20米到70米之间,只能通过高海拔的木板路到达。早期发掘的石窟位于南墙西侧,后期位于东侧。中间悬崖上的石窟基本上被隋唐两次地震摧毁。在东西峭壁上,还有一组佛像,每一个都很大。

麦积山133洞,原名“万菩萨殿”,入口处有一座宋代“释迦牟尼社”的雕塑。

让冯郭蕊等人兴奋的是麦基石窟的完整性和丰富性。从麦基山的遗迹中,我们可以尽早看到北魏的作品。然而,根据相关文件,麦基山石窟的修建应该始于十六国,晚秦朝,当时君主姚兴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北朝,从北魏到西魏,再到北周,是麦基石窟发掘的黄金时代。北魏的首都设在平城(今山西大同)和洛阳。国王非常崇拜佛教。大同云冈石窟和洛阳龙门石窟都是由皇室发起和发掘的。中间的太武帝暂时消灭了佛像,激发了人们在悬崖上开洞保存佛像的热情。北魏时期的麦基山洞几乎占了总数的一半。

西魏的首都是长安,离麦基山不远。魏文帝女王艾夫斯在麦基山寺自杀。根据历史记载,她不仅在麦基山石窟“雕刻龛影并埋葬它们”,而且她的儿子还在麦基山建造了其他龛影作为纪念。这将麦基山的建设推向了高潮。北周时期,麦基山最宏伟的洞穴——位于最高点的“华三楼”诞生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式洞穴,有七个房间和八根柱子。它是由周琴总督李云信在北周建造的,为他的祖父祈祷。

冯郭蕊第一次从东边的木板路走到三华大厦。然后,他穿过侧切的山道,到达牛二厅,这是一个几乎和隋朝一样高的洞穴。如果他想再向西走,就没有木板路可走了。“牛二殿”的名字来自罗田,站在洞口的天王。当他踏上一只神圣的母牛时,他也被称为踏上母牛的天王。这个洞穴暗示着麦基山在洞穴挖掘史上的最后荣耀。隋唐时期是中国佛教艺术最成熟的时期,但麦基山留下的洞穴极少。这与频繁的地震有关。其次,唐代长安至西域的路线可能向北移动。因此,许多唐代洞窟出现在元州北部地区(现在宁夏固原附近)。

冯郭蕊的侄子陈峰

在宋朝和明清时期,人们重建和重绘了前朝代的洞穴。由于麦基山崖体上的洞穴已满,新洞穴的挖掘工作被转移到附近的不朽崖上。总体而言,明清时期的佛教活动与现实利益的结合更加紧密,远离城镇的石窟被边缘化,取而代之的是城镇寺庙。1939年,当冯郭蕊开始关注麦基山编纂天水县志时,除了乐于游览古代的当地文人和附近有忠诚信仰的村民之外,很少有人到达。

破败的木板路和危险的悬崖成了保护石窟的屏障。麦基山位于蜀道上。从此,秦人向西南开放了他们的领土,当地也保留了建造木板路的先进技术。无论是敦煌、云冈还是龙门四大石窟,都有人为的破坏和掠夺。然而,在麦基山,除了一些有人类避难所痕迹的洞穴外,绝大多数只受自然环境和生物活动的影响。隋唐时期的地震和明清时期的野火破坏了木质走道。它们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所以许多洞穴无法进入。当时冯郭蕊用肉眼看到了这些洞穴,但后来证实在腐烂的木板路后只剩下桩孔。

1946年,冯郭蕊再次访问麦基山时,邀请了一位名叫温德泉的木匠。他进入了西部悬崖上的一个大洞穴,没有木板路,“胳膊下夹着一块长木板,还有一堆破木头。他把它传到了那个可怜的地方,然后牵着绳子爬了上去。”温德泉和陈峰还回忆起当时进入山洞的兴奋:一股汹涌的气流冲了出来,结果是一群鸽子全力飞出。他忘了带手电筒,然后透过洞口的光线,他感觉到里面,发现所有的墙壁都是佛像。这个洞穴被证明是宋代《鱼堂闲话》中提到的“万菩萨殿”。它的数量是133座,共有24座佛像和28座佛像石碑。墙壁上都覆盖着数千尊佛像,每尊都超过10厘米高。

较少的干扰对麦基山石窟来说是幸运的。特别是雕塑艺术,有长达11个朝代和1600多年的雕塑作品。麦基山石窟因此被称为“东方雕塑博物馆”。与雕塑相比,麦基山的壁画损坏严重。这主要是因为它位于秦岭,常年湿度较高,壁画纷纷剥落。敦煌有45000平方米干燥环境中的壁画,而麦基山只有1000多平方米。麦基山有7800多件泥塑、石胎泥塑和石雕,远远超过敦煌的2400件彩色雕塑。

雕塑和壁画数量的不同也是由于洞穴的形状。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董广强向我解释说,中国古代建筑有两种审美取向。一是“大强者”,也就是说,要宏伟;二是“整合”,即符合人类住区的标准,以实用性为目标。在麦基山,除了几个石窟,大多数石窟都是由小家庭供养的。石窟也很小,“符合形状”。它将以雕像为主体,然后画壁画进行装饰。然而,在敦煌,大部分资助人都是贵族家庭,洞穴建造得很好。在大型洞穴中,当洞穴空间需要填充时,壁画面积相对较大。因此,去敦煌旅游时,重点是壁画。当我来到麦基山时,雕塑成了主要的欣赏对象。

梁思成曾在《中国雕塑史》中哀叹雕塑在古代艺术范畴中没有价值。例如,判断青铜器的价值取决于青铜器上是否有文字以及有多少文字。收藏了大量石碑的人很少注意到石碑上字迹以外的部分。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所长李天明告诉我,自“文人画”出现以来,雕塑和绘画自魏晋南北朝以来走了不同的发展道路。绘画已经成为一门艺术,但雕塑一直被认为是工匠的作品。以下深刻的影响是,今天的绘画艺术已经进入了普通人的家庭,而雕塑作品远未达到绘画的繁荣。中国人对平面事物、线条和颜色有更强的审美能力,但对雕塑却缺乏审美能力。然后在麦基山,这一课刚刚结束。

麦基山石窟的古老阴影:麦基山是以远处看起来像小麦垛的山形命名的(照片由麦基山石窟艺术研究所提供)

历史长河中的雕塑之美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第六工作室主任张伟不记得他带学生去过麦基山多少次。在传统雕塑专业中,《中国传统雕塑概论》是最重要的基础课,学生必须在三年内完成六条国家路线。“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他们愿意花一年时间来了解中国传统雕塑,我建议你参考这六条路线。如果你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还不如去覆盖丝绸之路的西北线。如果只有一周时间,那就去麦基山,那里是接受普通教育的地方。”

“常识”的第一步是感受不同时期佛教造像风格的演变。北朝时期,麦基山洞穴建筑活动最为集中,佛的形象在各个阶段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78洞是北魏早期保存最好的洞穴。释迦牟尼是寺庙里的主要佛像,高大魁梧,背部挺直,肩膀宽阔。他穿着右侧袈裟,坐在宝座上。佛像强健的外形和庄严的表情与中亚犍陀罗地区的雕像是一样的。你知道,在佛教开始的时候,佛陀没有形象。随着亚历山大的东征,古希腊和罗马的造像技术到达了当时属于印度的犍陀罗(Gandhara),佛陀有了特定的外貌。释迦牟尼袈裟的图案是一条雕刻在树荫下的线,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与早期脸部的异国风格相似,这种轻薄贴身的感觉也具有印度尼姆图罗地区雕像的特点。

麦基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的长期雕塑复制研究员段益铭告诉我,早期的麦基山佛像有更多的神和更少的人性。信徒进入石窟时,需要仰视才能看到佛像的全貌,并会无意识地感到敬畏。佛教造像有一定的程序,比如突出佛陀的“32个阶段”和“80种善”,佛陀应该有普通人没有的外貌和姿势。但即使在早期雕像中,也可以看到工匠们并不局限于雕塑项目的创作。段益铭让我想起佛陀盘腿坐着的右脚,工匠用浅浮雕把它压成一个非常薄的平面。所以崇拜者抬起头时不会被他们巨大的脚底所吸引,但仍然会注意到佛陀庄严的面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雕像的面部趋向于民族化,表情也变得更加接近和柔和。洞穴逐渐变小,佛像与人的比例越来越和谐,这样信徒就不会感到谦卑。北魏中后期,佛像最重要的形态特征是“骨骼清晰”。雕像的脸逐渐变薄,脖子和肩膀都被切开了。尸体很薄。唐代张炎在《历代名画志》中首次描写“秀顾青象”,以评价南朝画家陆探微的绘画风格。这种审美取向的原因是玄学的流行——文人出山,主张清谈,清秀的举止成为一种对美的追求。

麦基石窟旧图像:雕塑工作人员记录信息(麦基石窟艺术研究所照片)

伴随着“瘦骨如柴、面色清亮”的服饰特征是“赞衣带”。“保一戴博”原本是儒家学者的装束。北魏政权来自鲜卑民族,在孝文帝时期通过进行地方化改革,逐渐吸收了这些元素。这件服装的推广也是因为它符合魏晋名士追求的高雅审美效果。“保一戴博”风格的佛像服装在服装造型和方式上与世俗儒家学者所穿的完全不同,但仍采用长翻领、大袖子和复杂层次感的形式。因此,在北魏中后期,佛像长袍裙的下摆需要工匠进行装饰处理,通过线条的密度、方向、长度和粗细形成节奏和韵律。

段益铭曾经买过佛衣自己试穿。他想思考当时的工匠是如何把真正的衣服变成艺术和手工艺的效果的。“你不能直接穿它。每件雕塑都经历了创造性的转变,每件雕塑的结果都是不同的。”在北魏晚期他最喜欢的洞穴147中,佛像的袈裟在基座上被分成两面,自然展开。右腿上的袈裟褶被做成莲花花瓣,非常新颖独特。这与洞穴边缘的两个花瓣状装饰相吻合。

自北魏中后期以来,许多研究者已经注意到佛像脸上的微笑。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写下了这一时期的石窟艺术。这个充满壁画的洞穴里充满了关于佛陀生平和佛陀诞生的故事。最常见的故事是切肉换鸽子,放下身体喂老虎,需要达到仁慈的目的,挖出500个强盗的眼睛。在一个荒凉、惊恐、血肉模糊的壁画世界里,中间的佛陀安详而超然。"以看到一切的睿智微笑为特点."“看来身体破坏越多,心脏越饱满;身体越瘦,精神就越高。现实越悲惨,偶像就越美丽。”那些以自我牺牲为主题的壁画就像一幅悲惨的社会图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尽管短暂的和平和局部的稳定,无休止的战争、饥荒、流行病和动乱仍是主流。在有这样一张脸的佛面前,人们可以许下美好的愿望。

麦基“吉岭”第43洞宋代以后安放的雕像

当隋唐久违的统一与稳定回来时,佛像的面貌又发生了变化:隋雕塑的特点是大耳朵、短脖子和大胆、质朴笨拙的重量是过渡特征。到了唐朝,一个健康丰满的佛像出现了。学者王梅格(Wang Meg)表示,为了突出浓郁的体量感,唐朝会限制雕像的微笑,减少微笑的范围,从而变得微妙而微妙。

微笑也是如此。麦基北朝雕塑有各种各样的描摹方法。如果我们把北朝不同时期的雕像和面孔拆开比较,我们会发现眼睛的位置、上下眼线的弧度、嘴角上扬的程度都会让笑容有不同的含义:在北魏晚期的133窟,一个不到1米高的小沙僧正在听佛陀的故事。仿佛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和担心自己的失态,他微微把头转向外面,嘴角露出甜蜜而含蓄的微笑。在北魏晚期的另一个洞穴121中,菩萨似乎在向弟子们“耳语”她的美妙感受。他们俩都点点头,会意地笑了笑。那只是他们的经历。在西魏第123窟,两个侍者,维摩诘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笑得纯洁而虔诚。在西魏第44窟,佛像外形纤细,有一种慈母般的仁慈和怜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董淑冰(Dong Shubing)表示,这些雕塑会让你想起现实生活中的场景和图像,但这不是现实的再现。它仍然是工匠们对神性个人理解的投影,完全是主观的。

建于麦基北周的“华三楼”

北朝是麦基山雕的辉煌篇章,其后各朝代的雕塑也是引人注目的。另一个适合“通识教育”的重要原因是,历代麦基山雕水平普遍很高。张伟分析了原因:麦基山石窟规模较小,不像云冈或龙门皇家石窟,那里经常有数万人参加。因此,来到麦基山雕像前,只有两三个师徒,级别也控制得不错;此外,马继山前王朝的雕塑水准很高,之后的工匠们会有认同感和竞争意识,他们的技艺不会逊色。

张伟个人更喜欢宋代的麦基山雕像。“麦基山在展现佛陀微笑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然而,不可否认,微笑只是佛陀的一面,雕塑实际上可以拥有更丰富的语言。”在张炜看来,今天的人们更有可能欣赏北朝的薄而微笑的雕像,因为它更符合今天的美学,而对于模仿来说,这样清晰的表达也很容易模仿。

张伟高度评价133洞的宋代佛像群“释迦牟尼惠子”。133洞是当时木匠温德泉冒险进入的“万菩萨殿”。这是麦基山石窟中最大、最丰富的洞穴。由于洞穴的形状与坟墓非常相似,而且还包含不同年代的佛像和石碑,因此对其建造的初衷有许多猜测。根据风格,“释迦牟尼惠子”无疑是放在宋代。这组雕像讲述了释迦牟尼成佛后回家见儿子罗罗喉的故事。儿子出生后不久,释迦牟尼成了一名僧侣,并一直修行到六年后他回家。

张伟告诉我,佛和罗罗喉有相对固定的规则来放置相同主题的雕像,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比例相同。然而,在这组雕像中,释迦牟尼是一个高大的圣人,他的眼睛充满了关爱和歉意,仿佛眼里有泪水。儿子像一个门徒一样,站在佛陀的脚下,姿势很小。他以前从未见过他的父亲,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公正。同时,他必须保持对所有人敬仰的圣徒的尊重。最生动的雕塑是佛陀想要触摸的右手。“世俗情感和宗教精神都是由它表达的。如果你想触摸你的儿子,你需要一点距离。指尖似乎微微颤动。”张伟说,这种复杂细腻的情感表达,佛陀难以形容的表达,使它达到了前几代雕塑所没有的高度。

段益铭与他复制的雕塑

雕塑技术展览馆

如果不是因为洞穴太小而无法容纳,段益铭还是坚持要复制里面的雕塑。狭窄的空间和潮湿的环境并不令人愉快,但他认为只有在现场仔细观察才能掌握最准确的信息。就像123号洞穴中男孩和女孩的雕塑一样,第一次前来调查的专家认为他们戴着项圈。段益铭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在山洞里抄写。经过仔细辨认,他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件长袍顶部的毛皮衣领,上面有相互扣钩的痕迹。

这时,段益铭正在127洞东祠临摹一尊供奉菩萨的佛像。他用优美的曲线赞美菩萨:在泥塑上用来捏和描绘服装线条的果断切割方法仍然可以被认出来,几乎没有重复的切割痕迹。每一个装饰细节都毫不含糊,仿佛柔软灵活的手指就在眼前。神殿的西侧是一尊佛像和两尊菩萨。他推测是学徒干的,所以他的技能略低于师傅。“我完全学会了面部表情和服装,但我的身体僵硬,没有领会主人的精髓。”

这菩萨是一个木制骨架的泥塑。它也是麦基山圆形雕塑(从不同角度欣赏的立体雕塑)的主要雕塑形式之一。工匠首先使用取自附近森林的松树和漆树来形成他身体的骨架,然后用芦苇草或麦秸缠绕。这叫做稻草轮胎。然后涂上麦秸和粗泥,直到水几乎蒸发,然后涂上一层由大麻或棉花制成的细泥,形成一个具体的图像,最后进行绘画。段益铭曾经困惑为什么许多一米高的泥人脖子上有裂缝。后来他发现这是因为头是最后安装的。这样做是为了不影响墙后背光的绘制。只有同一个雕塑家才能理解其中所展示的高超技巧:“单独制作一个头部不能从三维空间进行整体观察;保持身体的比例取决于经验。”

另一种浮雕作品使用石胎泥塑技术。麦基山粗糙的砾石质地不适合直接用工具雕刻,所以在精细雕刻之前会先在上面雕刻粗糙和精细的泥土。与敦煌泥塑相比,麦积山泥塑的原料泥含细砂较少,增加了硬度,受潮后不会散开。有些甚至混入一种叫做浆状石的软石头中,这种石头还没有在河床中形成,以增加它的粘性。古代工匠非常有先见之明。通过这种方式,添加了不同成分的泥浆创造了一个坚硬的石头状泥塑,可以在潮湿的气候中存活数千年。

麦基山东侧的大佛

麦基山石窟都是由木板路连接起来的。

麦积山堪称是雕塑技法的展示长廊。对雕塑的细致观察,让段一鸣看到了古代匠人的创造之处:手指、花饰和飘带等比较纤细脆弱的地方,都会加入铁条,保持坚固的同时也能兼顾形体柔美的线条;在处理比较宽大的衣褶边缘和表现衣袖那样质薄而悬空的部位时,工匠会搭上麻布片,再来抹泥。这样就呈现出衣服的质感;为了使佛陀有生动的效果,工匠还把竹片削薄做成指甲来嵌进手指顶端;有些佛、菩萨和力士的

五湖四海全讯网 山西11选5投注 加拿大28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