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真人-新华联危局:傅军资金链紧绷 8家A股公司质押率超99%
来源: 匿名 2020-01-03 10:39:06 热度:1456
12月26日晚间,傅军的资本运作平台新华联控股所持A股公司宏达股份股权被司法冻结。截至目前,傅军通过新华联控股共计持有8家A股公司,其整体股权质押率高达99%。12月23日晚,中南传媒公告,称其收到控股子公司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涉及诉讼的相关材料,事涉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的两笔同业拆借业务。尽管公告未披露司法冻结股份原因,但市场将其与上述新华联财务公司债务联系在一起。

中博真人-新华联危局:傅军资金链紧绷 8家A股公司质押率超99%

中博真人,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资本大佬傅军最为艰难的岁月,或在2020年。

2019年最后一周,傅军的危机被引燃,因为2.8亿元同业拆借款逾期未还被湖南出版财务告上法庭。

此事还在发酵。12月26日晚间,傅军的资本运作平台新华联控股所持A股公司宏达股份股权被司法冻结。

创业30年,傅军打造了涵盖文旅与地产、矿业、石油等多个产业,总资产超千亿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企业综合实力连续15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100强行列。

然而,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历经急速多元化扩张等因素,傅军早已危机重重,其重要资产——新华联文旅转型不及预期,经营业绩大幅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净负债率已高达224.28%。

新华联控股的业绩也在下滑。今年前三季度,新华联控股净利润为13.64亿元,同比下降30.87%,其债务较年初增加近90亿元,达588.96亿元。至今年9月末,资产负债率升至69.79%。

同时,傅军的投资频频踩雷,其投资的乐视、ofo等均告失败,14亿港元接盘唐军(派生科技实控人)的你我金融陷入停滞。

或许,傅军早就清醒地意识到危机,并进行资产收缩。截至目前,其仅减持北京银行股权就“回血”约60亿元。新华联控股还计划将宁夏银行第二大股东和大兴安岭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拱手相让,转让底价18.04亿元。

不过,危机仍未解除。截至目前,傅军通过新华联控股共计持有8家A股公司,其整体股权质押率高达99%。

2.8亿同业拆借引爆危机

上市公司的一份诉讼公告,暴露了傅军的财务危机。

12月23日晚,中南传媒公告,称其收到控股子公司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涉及诉讼的相关材料,事涉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的两笔同业拆借业务。

根据公告,今年11月25日、26日,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与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分别成交一笔线上同业拆借业务,合计成交金额为3亿元。两笔款项到期日为12月2日、3日。12月5日,新华联控股出具承诺函,2019年12月20日前及2020年4月30日前各偿还本金1.5亿元,新华联控股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

根据起诉书,12月13日至20日,双方持续沟通协商,到12月20日,新华联控股财务公司仅归还2000万元本金及256万元利息,仍欠2.80亿元。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

从目前公开信息看,新华联控股仍未偿还这笔债务。

12月26日,A股公司宏达股份发布公告称,持有公司9.62%股权的重要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全部股权被长沙市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尽管公告未披露司法冻结股份原因,但市场将其与上述新华联财务公司债务联系在一起。

官网显示,成立于1990年的新华联集团,总资产超过1300亿元,年营业收入近千亿元,年纳税超过50亿元。去年,傅军以320亿元身家跻身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今年后退至第93位。

总资产1300多亿元、年营业收入千亿元,如此大的现代企业集团竟然连2.8亿元借款无力偿还。由此说明,傅军的财务危机爆发。

其实,傅军缺钱早有迹象。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5月,耗时近三年的万达电影,终于如愿以105.24亿元价格拿下万达影视95.77%股权,除北京万达投资、莘县融智兴业等万达系股东“辗转腾挪”外,华策、泛海股东纷纷退出,但新华联控股及其控股股东长石投资仍合计持有3.18%股权,为万达影视第二大、第三大股东。

到了8月30日,大连一方入股万达影视成为其二股东之时,新华联控股与长石投资均已退出。

新华联曾被喻为万达电影重组万达影视的“钉子户”,突然撤退,市场曾将其解读为,傅军缺钱了。

此外,作为傅军旗下重要的地产资产,新华联也出现负债率上升。截至今年9月末,有息负债259亿元,净负债率升至224.28%。

12月26日,上市公司新华联书面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不存在经营与财务风险。

多元化杠杆扩张埋雷

新华联控股的财务危机,一定程度与其多元化杠杆扩张密切相关。

公开消息称,2017年10月20日,傅军在杭州西溪喜来登大酒店举办的新华联集团总经理高级培训班会议上提出,到2025年实现总资产和营业收入均超过2000亿元的目标,并争取进入世界500强。

今年10月9日,傅军在四川成都举行的“全国工商联主席高端峰会恳谈会”上表示,未来三年,新华联将在四川至少投资200亿元,主要发展三大项目,包括阆中古城的旅游项目,广元曾家山旅游项目,以及合作开发温泉度假项目。

两则消息透露出傅军的豪气与果敢。

1957年出生的傅军有着不少传奇经历:18岁高中毕业进入政府部门工作,23岁当上茶山岭公社党委书记,26岁成为醴陵市外贸局局长,30岁出任湖南省工艺进出口集团副总经理。

1990年,33岁的傅军下海,在自己熟悉的进出口贸易领域赚得第一桶金。

1992年左右,傅军进军房地产,同时四处出击,收购陶瓷厂、投资东岳化工、合资长丰汽车、代理五粮液“川酒王”,涉足陶瓷、化工、汽车、酒业等众多领域。

傅军的第三步是资本运作。2003年至2007年,新华联国际成功借壳实力中国、东岳集团成功登陆港交所。此外,新华联集团参股的长丰汽车在A股上市、皇城集团在马来西亚上市。2011年,新华联成功借壳圣方科技登陆深交所。

值得一提的是,新华联在借壳上市之时,还得到了资本大佬史玉柱、卢志强及科瑞集团掌门人郑跃文的鼎力相助。

随后,傅军持续推进产业与资本扩张,产业版图不断扩大。截至去年底,旗下全资、控股、参股企业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拥有“新华联文旅”“东岳制冷剂”“金六福酒”“华联陶瓷”“新华联喜阳阳”“香格里拉·藏秘”“红官窑”等十余个知名品牌。

在多元化征程中,傅军也加入了杠杆。新华联借壳上市后,从2012年开始,新华联控频频质押新华联股权进行融资。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二级市场上,傅军以借股权质押融资频频进行资本运作,入股、质押、再入股、再质押,进行杠杆式循环扩张。

多元化杠杆式扩张,帮助傅军攻城略地,实现了产业版图急剧扩大的同时,也埋下了资金链紧绷的地雷。一旦一个链条断裂,极易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

高比例质押风险一触即发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之际,高速扩张的傅军风险来临。

今年以来,傅军旗下产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新华联2012年就想向文旅方向转型,但至今营业收入主要靠卖房,且净利润依赖投资收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46.64%。

作为母公司,新华联控股实现325.2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10.59亿元增长4.72%,而净利润为13.6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9.73亿元下降30.87%。港股方面东岳集团也面临着近三年来首次营收净利双降。

近两年,傅军投资踩雷不断。

除乐视、ofo等知名失败案例外,新华联控股还曾投资互联网金融公司,均以失败告终,尤其是投资唐军旗下资产,更是损失惨重。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联控股曾入股派生集团、小黄狗,新华联控股旗下的新思路文旅曾以14亿港元接盘唐军的你我金融。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逐渐走向规范,唐军被立案调查而被捕,傅军向派生系的投资基本上打了水漂。

如今,傅军的财务压力凸显。新华联控股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公司债务高达588.96亿元,较年初的499.50亿元增加了89.46亿元,其财务费用高达29.71亿元,同比增长7.50亿元。期末,其资产负债率为69.79%,较年初的69.41%上升0.38个百分点。

傅军正在千方百计回笼资金。今年上半年,新华联控股减持了北京银行4.86%股权,套现约60亿元。去年,新华联控股曾持有清水源7.14%股权,今年上半年完成清仓退出。

此外,从去年开始,新华联控股就挂牌出售所持的宁夏银行13.53%股权和大兴安岭农商行18%股权,合计转让底价接近18亿元。目前,该笔交易尚未完成。

除了经营及偿债压力外,傅军还存在爆仓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逐一查询,截至目前,傅军通过新华联控股合计持股8家A股公司,除了新华联外,其他的分别为北京银行、宏达股份、辽宁成大、道氏技术、赛轮轮胎、科达洁能、宏达股份,持股比均不超过10%。入股这些公司的途径,大部分是参与公司定增,而包括辽宁成大在内,则是通过二级市场举牌。

根据三季报披露,新华联控股对上述公司的股权质押率最高达100%,最低的是新华联,也达97.70%。整体而言,质押率超过99%。

如今,道氏技术、科达洁能、辽宁成大、新华联等,在二级市场上表现不佳,尤其是新华联,12月初以来,其股价从5.22元/股一路下跌至4.04元/股,跌幅达22.61%,市值蒸发超22亿元。

经营、财务、股权质押三重危机之下,自称“大胆”“敢赌”的傅军,能顺利渡过危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