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人员讲述网赌-200亿负债压顶 “山东大型民企”万达股份评级被下调
来源: 匿名 2020-01-11 15:45:48 热度:865
2018年下半年以来,山东屡现大型企业债务违约甚至破产,东营也频频中招儿,当地龙头企业大海集团、山东金茂、胜通集团等目前都在破产重整中,近日万达也被下调评级。2019年以来,受到化工行业景气度下滑,大部分产品价格出现不同程度下跌,万达股份前三季度净利润和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均下滑。万达股份的母公司万达控股便位列名单之上。

内部人员讲述网赌-200亿负债压顶 “山东大型民企”万达股份评级被下调

内部人员讲述网赌,2018年下半年以来,山东屡现大型企业债务违约甚至破产,东营也频频中招儿,当地龙头企业大海集团、山东金茂、胜通集团等目前都在破产重整中,近日万达也被下调评级。

01、下调评级

12月13日,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将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股份”)主体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

由于万达股份生产经营、再融资及偿债能力的变化,中诚信国际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维持其 AA+的主体信用等级;维持“18 万达 MTN001”和“18 万达 MTN002” AA+的债项信用等级。

今年7月,标普全球评级已将万达股份的评级展望调整至负面,并确认其长期主体信用评级“B+”。

《小债看市》统计,万达股份存续债券还有8只,总余额为56.86亿元。以行权口径统计,一年内行权的有6只,余额为46.06亿元。

由于外部融资环境变化,再融资难度及债券回售压力上升,万达股份面临较大偿债压力和流动性压力。

02、流动性紧张

据官网介绍,万达股份创建于1988年,现已发展为具有涵盖轮胎、机电、化工、地产开发、资本运营五大产业的大型企业集团。

万达股份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中国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中国大型工业企业500强、中国大企业集团竞争力500强等荣誉称号。

2019年以来,受到化工行业景气度下滑,大部分产品价格出现不同程度下跌,万达股份前三季度净利润和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均下滑。

截至2019年9月末,万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11.81亿元,同比下滑2.38%;实现归母净利润19.03亿元,同比下滑15.16%;经营活动净现金流18.97亿元。

目前,万达股份总资产446.74亿元,总负债204.88亿元,资产负债率45.86%。

《小债看市》分析万达股份债务结构发现,其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其中短期借款51.27亿元,应付票据60.06亿元;在非流动负债方面,万达股份长期借款15.45亿元,应付债券56.66亿元,综合来看万达股份面临较大短期偿债压力。

截至2019年9月末,万达股份账上货币资金还有86.55亿元;截至2019年9月末,未使用银行授信82.33亿元,万达股份流动性压力也较大。

今年1月,山东省东营市政府公布了一份企业名单,鼓励当地银行为名单上的企业继续提供金融服务并保留信用额度,为企业提供支持。万达股份的母公司万达控股便位列名单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股份身处“担保圈”存在一定代偿风险,被担保人中胜通集团已于2019年3月15日向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并得到受理。(还有哪些山东民企深陷“担保圈”风险,后台回复“西王”、“胜通”、“如意”、“万通”、“玉皇”、“大海”、“金茂”、“中融新大”查看原文)

《小债看市》统计,截至2019年上半年,万达股份最新对外担保总余额为13.95亿元,其中对“胜通系”担保金额高达9.03亿元,分别是胜通集团0.49元,胜通钢帘线7.04亿元,胜通化工1.99亿元。

据媒体报道,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关于万达控股集团对外担保债务偿付的说明》称,“结合万达控股集团对外担保情况,经协商决定,万达控股集团及其子公司对山东胜通集团及其子公司担保债务20%以内的部分承担清偿责任,剩余部分由政府协商解决”。

这一纸文件已经为万达免除了数亿元需代偿的债务。

2018年以来,受区域风险和对外担保风险影响,万达股份再融资能力受限,2019年仅发行一只10.7亿元债券,其持续以自有资金偿还到期债务,因此所面临短期偿债压力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股份受限资产规模较大,面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截至2019年6月末,万达股份受限资产金额共计67.9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15.13%,主要为货币资金、机械设备、土地、房产。

另外,万达股份控股股东万达控股借款金额较大,占用公司营运资金,使得本就流动性吃紧的万达股份,资金情况更加捉襟见肘。

截至2019年6月末,万达股份的其他应收款为18.3亿元,长期应收款23.87亿元,主要为母公司万达控股的借款。

03、“东营首富”

山东东营地处黄河入海口的三角洲地带,是中国第二大石油工业基地胜利油田的崛起地。

1988年,万达股份的前身垦利县胜坨安装公司,在东营市垦利区胜坨镇成立。最初,公司主要从事建筑安装和劳务输出工作,靠着农民特有的踏实肯干,逐渐在乡镇企业中脱颖而出。

1999年,尚吉永开始担任万达总经理;2005年,年仅37岁的尚吉永出任中国万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当时的万达发展势头良好,拥有27家子公司,轮胎销售收入突破6亿元。

《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当年东营市有6人上榜,其中尚吉永拥有180亿财富称霸“东营首富”;2019年胡润百富榜其排名第266位。

但是,自2017年以来,山东屡现大型企业债务违约、甚至破产;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东营也频频中招儿,当地龙头企业大海集团、山东金茂、胜通集团等目前都在破产重整中。

究其原因,这其中不仅有经济下行、金融去杠杆、企业自身的原因,山东民企间的“担保圈”问题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东营化工行业担保圈链条建立在同行业、同地区的基础上,通过日常经营活动形成,涉及范围广,涉及企业数目多。

据统计,东营地区样本发债企业共14家,除华泰集团外,其他13家之间均存在直接互保或共同向同一集团内企业担保的关系。

目前,万达的资金链紧张问题备受关注,当地政府也从多方支持和援助,希望这些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能尽快走出低谷。